扫一扫有惊喜

您所在的位置龙岩教育新闻网 > 首页 > 教育新闻 > 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作者:yifancms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8-1-12  点击:

分享到:

文章摘要: 柳云龙执导并主演的《风筝》昨晚在北京和东方两大卫视收官。 在《风筝》的上一篇评论中,我主要谈了信仰之重和撕裂之痛。今天这一篇,想说一说情感互动。 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。《风...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柳云龙执导并主演的《风筝》昨晚在北京和东方两大卫视收官。

在《风筝》的上一篇评论中,我主要谈了信仰之重和撕裂之痛。今天这一篇,想说一说情感互动。

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。《风筝》里有“风筝”和“影子”的世纪纠缠,也有郑耀先(柳云龙饰)和周围人的恩怨情仇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一部优秀的电视剧,不管它有多深的人生哲思,多强的戏剧冲撞,多活的人物性格,总归是要通过情感互动,才能深入人心,抚慰人心,征服人心。郑耀先和林桃(李小冉饰)是夫妻关系,伉俪情深,一朝惨别。林桃只知道丈夫是军统六哥,在国民党内部倾轧中有国难投,遂隐姓埋名,清贫度日。她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她只知道他们安静的小日子,因为韩冰(罗海琼饰)来到山城而不可继续。她万想不到让郑耀先无法应对的不是韩冰设下的阴阳局,而是他必须和自己的同志刀兵相见。林桃毕竟也是中统出身的“剃刀”,她警觉地发现了郑耀先留在空白信笺上的划痕,复原了他的身份。她的信念就此坍塌:不识六哥是六哥。当她度过了最初的迷乱,她更清醒地认识到:就算她不在乎六哥变成共党,她也立刻就变成了郑耀先最大的软肋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为了帮助郑耀先化解危局,林桃亲自出手解决了这个最大软肋。这个一生珍爱自己花容月貌的女子,临死前划花了自己的脸,让人无法确认她的真身。郑耀先就此赢得喘息的机会,避免了成为不明不白的鬼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林桃永诀

女性往往是爱情的忠实信徒。而爱情的力量是超越阵营纷争的。当一个人以性命为代价为另一个人做出牺牲时,动人的戏剧就产生了。林桃之死,是郑耀先的不幸,却又客观上成就了他。这个职业的残酷性,造化弄人的荒诞感,这里都看得真真的。林桃和秋荷(谢承颖饰)是邻里关系,风尘有义,守望相助。秋荷过去是妓女。每当院门发出声响,她还会下意识地说一句:恩客登门了。新社会的国家机器转起来,妓女都被改造成了良家。秋荷收养了中统特务高占龙的傻儿子高君宝,养儿防老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剧中没有交代秋荷和周志乾(郑耀先)夫妇的交往,可能也就是点头之交吧。但是当他们两口子一死一押,周乔成了无人照管的准孤儿时,秋荷的善良和母性迸发出来,把周乔迎至家里。

宫庶(孙斌饰)翻墙进入秋荷家,要接走六哥的骨血。面对着杀人不眨眼的军统特务,秋荷虽然紧张,但仍做好了抵抗的准备。面对宫庶甩出的一根金条,秋荷不为所动,还是不肯让出“娃娃”。就算是由于职业关系,见过些大场面,懂得周旋陌生人,秋荷在生死关头的表现,还是让人双挑大指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仗义每多屠狗辈。这句老话还是概括了一部分民间情状。主人公大智大勇是应当应分的,当仁义忠勇来自于不起眼的小人物时,那种情感冲击也是别样而给力的。郑耀先和陆汉卿(雷汉饰)是战友关系,彼此吐槽,协力共进。开局阶段,郑耀先就向老陆倾吐了“三年又三年,什么时候是头”的郁闷。而老陆也时不时地对鬼子六的“军阀作风”表示不满,对“揩沟子”功能表示愤怒,因自己活得不像个人而疯狂发泄。这两个人有些像《无间道》里卧底和上线的关系,不同的是:港片里只有卧底在吐槽,上线只能安抚,没有亲自吐槽的份儿。但看看这位陆汉卿,他的委屈似乎比鬼子六更大,他吐起槽来刹不住车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吐槽归吐槽,两人配合默契,做了很多大事。然而不幸的是,陆汉卿被捕了。郑耀先又一次经历了亲自审讯同志,眼睁睁看着他死在眼前的炼狱。老陆是条汉子,瞅准机会自戕,没有给敌人留下任何有效信息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郑耀先再次留下心理创伤。他在向上级辨明身份的第一时间,就表达了“我想老陆”的心声,以及连他的尸骨都未能找到的无限遗憾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地下工作的搭档,就是可以把后背托付给对方的人。就是宁肯牺牲自己也要保对方过关的人。就是明明知道对方承受不白之冤,但却无法向组织辩明的人。就是开解着对方的愤懑忧伤,自己却加倍愤懑忧伤的人。这样的交情,与父子人伦和男女爱情同样浓烈。然父子人伦是天性,男女相爱是冲动,没有非理性加持的战友情更加难得,更加可贵。郑耀先和周乔是父女关系,骨肉分离,缘铿一面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郑耀先在送走宋孝安后,和马小五有一场台阶上的夜话。道尽了特工(侦察员)职业的不能承受之痛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台阶夜话

他注定是亏欠周乔的。他的处境造成了周乔母亲的自杀。他的继续潜伏让孩子失去母亲后又失去了父亲。他的心上每天都插着一把刀子,但他终归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。偏偏周乔又是个较真的。周志乾托词周乔“病了”而不去上班,被她认为是撒谎。郑耀先设计捉拿宋孝安(侯敬宇饰),周乔无意间来到现场,认出他来。他不敢抬头,五内俱焚。临走时不得不许诺说“明天来看你”。周乔信以为真,从此每天抱着油纸伞在街上等爸爸,劝也不回。等她终于有一天明白等待只是徒劳时,郑耀先在她心目中就成了骗子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我是第二次看这部剧了。此情此景,仍然泪目。没有谁能抵挡“爸爸”的声声呼唤,没有人能忍看一个幼小的身影,日复一日地等在街头。周乔成年后做了不少疯狂的事情,不可理喻的因也许在此刻已经深种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郑耀先和宋孝安是异姓兄弟,阵营攻伐,当面成筛。宋孝安这个孙猴子的七十二变化,逃不过郑耀先这尊真佛的眼睛。公安局早早布下天罗地网,等待宋孝安进入埋伏圈。谁也没想到,宋孝安扮成了瞎子,人不知鬼不觉就要上船了。谁也没想到,周乔认出了爸爸,当场搅乱了局面。宋孝安闻得六哥也在场,顿时眼睛放光,不惜暴露身份,也要护他周全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宋孝安的最后一句话是:上天待我不薄,让我在死前能再见六哥一面。而郑耀先已无词可对,只有一脸的惨伤。他不是在为周乔哭,完成任务后周乔仍在。他是在履职和自责的两难中,看着宋孝安中弹身亡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这事其实是没解的。国共两党好比两兄弟,大革命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有过两次精诚合作。在并肩打鬼子的岁月,鬼子六结交和培养了一批铁杆兄弟,交情过命。抗战胜利,作为抽象名词的两党可以瞬间刀兵相见,但活生生的人之间却有千丝万缕的过往不可撤销。宋孝安是郑耀先最好的兄弟,他周全了一个义字。郑耀先是忠诚的中共特工,他宁肯辜负一个义字,也要服务自己的政治阵营。情与法,忠和孝,程序与正义,先救母亲还是先救媳妇...人类社会存在一天,人就要接受这些命题的考验。文艺作品存在一天,艺术家就要对矛盾中的抉择展开书写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郑耀先和小五是师徒关系,桑榆晚景,念兹在兹。马小五(马驰饰)不是做侦察员的料。他一直是宫庶的手下败将:他在延安被宫庶打断腿。在秋荷家被宫庶打穿肺。在香港被宫庶实施了“团灭”式打击。在山城宾馆里又被宫庶逼得跳了楼...宫庶是郑耀先的得意门生,小五是郑耀先的关门弟子。小师弟不及大师兄,也是师父的心病。在马小五领受任务南下香港后,郑耀先失态地向公安局长陈国华抗议:反正我徒弟的命就是金贵!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干的就是这个职业,有什么看不开的?马小五已不只是同志和学生,而成了他后半生的精神寄托。郑耀先失去了妻子和兄弟,不能和周乔团聚。不能公开身份,也就没有公开的同志。上级保护他,但也对他充满疑惧。只有这个马小五,待他如父如兄,让他老怀甚畅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农村娃心眼憨,得了媳妇,就认准了师父。当兵的心眼实,有真本事,就服你敬你。马小五成了郑耀先与外界联络的惟一通道,也成了他灰暗的精神世界中唯一的明亮窗口。心思最单纯的人和七窍玲珑心的人以心换心,这是总把纪律和党性放在前头的陈国华无法理解的。

这是郑耀先和陈国华争吵的因由。这也是鬼子六虽然不愿意但不得不亲自出面抓宫庶的推动力。没有人能降服这个天天都在练级修功增强战斗力的家伙了。郑耀先不愿意失去小五这个弟子,便只能亲手抓了另一个弟子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郑耀先和宫庶是手足关系,螳螂捕蝉,痛彻肝肠。几乎所有的人都对郑耀先有一种智力崇拜。而军统诸人对他还有一种人格崇拜。最典型的是宫庶,他不但认为谁被抓住六哥也不会抓住,他还认为谁会背叛六哥也不会背叛。郑耀先是没有背叛组织,可他从来不属于国民党。当郑耀先把手枪顶到宫庶后脑勺上时,他满脸错愕的表情,比看见鬼还惊怖,比看见神还蒙圈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抓宫庶

郑耀先又崩溃了。公德和私义难以两全,一个人怎能反复承受这样的煎熬?在林桃坟前拿人,公账清了。在囚室里,宫庶把碗砸到了郑耀先头上,私账也清了。其实,人类最无法计算和了断的就是情感账,人不死,账不灭。郑耀先和韩冰是终生对手,相爱相杀,阴阳暌别...明明是两个人,却演变成四种关系。郑耀先是军统鬼子六,也是风筝。韩冰是共党女诸葛,也是影子。鬼子六和女诸葛要较量,鬼子六和影子要接头。风筝要避免暴露身份给女诸葛,还要想尽办法抓住影子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中国电视剧里很少出现这样复杂的人物关系。这在晚开了三年的网剧《白夜追凶》中倒是得到了呼应:潘粤明和潘粤暗是孪生兄弟,警察与“罪犯”,他们还要互相扮演。在风筝和影子漫长的互相追逐的生涯中,他们渐渐忘了对方的职业身份,而处成了休戚与共的难友。郑耀先把自己的口粮让给韩冰,你说不清是出于对蒙冤同志的同情,还是对落难女人的心动。韩冰接受了郑耀先的追求,肯定不是忘了对方的身份,而是鬼子六和周志乾不管是谁,都已不重要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郑耀先把自己的口粮让给韩冰

人赤条条来,赤条条去。剥除一切社会身份和职业特性之后,就是人心的互见和相处了。这是化繁为简的本真,也是繁华落尽的深刻。这是《芙蓉镇》式的相濡以沫,也是《无悔追踪》式的心心相印。作为故事的一环,风筝终究会认祖归宗,影子终究会命丧黄泉。但思考不会因为故事收官而停下:恪尽职守当然是人间的美德,但职守对情感的一浪浪冲击始终是人类最大的考验。《风筝》并不只是单向地展示忠于信念的一往无前,而是把追逐信念过程中的情感承受和自我碾压也摆在了观众面前,让人深思,并且不抛眼泪也无由。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《风筝》:八大泪目瞬间,穿越两个世界

主题曲唱道:红色的梦,白色的夜,两个世界不能穿越...其实,这八大情感关系早已穿越两个世界,在观众心中久久回响。

免责声明:
柳云龙执导并主演的《风筝》昨晚在北京和东方两大卫视收官。 在《风筝》的上一篇评论中,我主要谈了信仰之重和撕裂之痛。今天这一篇,想说一说情感互动。 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。《风...
 
  • ICP备案号 龙岩教育新闻网[www.lysjyj.net]创立于2001年9月,10多年来,龙岩教育新闻网一直专注于利用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先进的信息技术,服务于中国教育服务领域,是目前国内个性化教育的领导者,总部设在龙岩,已在80多个城市开设400余家学习中心,在全国拥有17000多名员工,专职教师逾万人。
    Limited, All Rights Reserved